17k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娇闺风月在线阅读 - 第六章 净身

第六章 净身

        谢时衍跟着父亲去书房后,苏虞意没多久也支走了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上一世的记忆,再有两日,谢家大哥故去的消息便要传到京中来了,而她与谢时衍和离之事,搅和了这些天,仍旧没有眉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谢时衍妻子,不出意外的话,到时候碍于身份,也只能被迫一同与他回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只要一想到要面对沈秀兰,还有那个年纪小小,却被教导得心眼不少的礼哥儿,苏虞意脑袋就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将军府唯一的小女儿,她自小就被爹娘和两个哥哥千娇万惯宠大,两个嫂子进门后,对她也是宽和有加,何曾见识过此等险恶丑陋的人心?

        苏虞意心绪正杂乱,外头好巧不巧传来谢时衍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意,让你久等了罢?是想好了要同我一道回府么?你别急,我这就来帮你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虞意也是服了这人厚脸皮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自问自答,也能跟自己聊得挺起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一会儿的功夫,他就大步流星进了屋子,眼见谢时衍还要将帘子掀开,靠在美人卧上的苏虞意连忙坐起身子,出声阻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站在那就行,不许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从书房过来的路上,谢时衍还以为苏虞意要跟自己回府,心情本是无比欢喜畅快的,这会见她反应如此剧烈,也不像有要跟自己回去的兆头,登时又像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谢时衍没再有逾越的动作,规矩站在原地,闷声问:“你特地让我过来,可是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要回府了,就把这只带过来的小东西,也一并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虞意朝丫鬟递了个眼色,拂秋立马将趴在地上,还在打瞌睡的小狗狗抱了起来,又将帘子拉开一条小角,递给了谢时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喜欢么?”谢时衍惊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二哥说,她顶喜欢这小玩意的,要不然他也不会费尽心思,去寻了这只小白犬,巴巴送到将军府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还好,一提起这茬,苏虞意就联想起这只小狗“孟浪”之举,芙蓉般的小脸,立马落下一道冷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同你一样行为不端的畜生,我厌恶都来不及,为何要喜欢?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得一语双关,谢时衍心下一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不喜欢,我将它带走就是,不必因这事气坏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时衍将小狗从拂秋手中接了过来,只是他一向粗手粗脚惯了,且怀中不似女儿身段那般软和,小家伙脑袋蹭着他硬邦邦的胸膛,不满的“嗷呜嗷呜”的低声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帐子后的苏虞意,看到这一幕柳眉紧锁。

        拂秋在一旁提醒着,“姑爷,您对它温柔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时衍也不再说什么,深深看了一眼苏虞意的方向,一人一狗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巧不成书,谢时衍刚踏出将军府门,便和回府苏虞风和苏虞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虞陆看着谢时衍将小狗抱走,不解道:“怎么?小妹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时衍叹气,“别提了,都是你给出的馊主意,阿意不仅不喜欢,还为这事恼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小东西似乎也懂人性,蜷缩着嗷呜一声,黑漆漆的眼珠里满是幽怨,仿佛在说谢时衍不该怪罪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虞风作为大哥,对家里的事情最是上心,这一路上,也从弟弟口中将他们夫妇俩的事听了个大概,知晓了一些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迟疑了下,问道:“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时衍想了想,掂量着那只小白犬道:“我去找王公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虞陆听说王公公的名讳后,瞳仁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王公公可是宫中专门负责净身的老太监,一手技法名扬皇宫内外,据说手起刀落间,速度快到让人没有丝毫痛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意说了,她不喜欢行为不端的,我想若是找王公公将那玩意阉了,总能让她觉着清净些。或许她一开心,就愿意跟我回府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时衍很认真的解释着,仿佛这事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,并不是一时意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虞陆倒吸一口冷气,感觉身下一凉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沉稳如苏虞风,也颇为复杂的看了眼谢时衍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这人平常像是个没心肝的,在这种时候,竟对自家妹妹如此情根深种,甚至不顾男人尊严,做出此等牺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意既然不喜欢这般,你想些别的方法哄哄她就是,何至于如此极端。”苏虞风决定再劝劝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疼爱妹妹,可也觉得不能让两人如此胡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一旦成了,便没有回头的余地,万一日后两人因那方面不和谐而悔恨,只会生出更大龃龉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虞风越想越觉得太过了,“时衍,你真想好了?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事关到我和阿意未来的幸福,在我心里就不能算做是小事,大哥二哥,你们也不必再劝,只要能挽回阿意的心,这也不算什么。就是听说最近新来了一批阉人,王公公那应该忙得很,也许要多两趟,才能碰到他闲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时衍一脸正色的说完后,小厮如风正好将马匹牵了过来,他便摆了摆手,向两人告辞,

        “天色已晚,我得趁现在去打听打听,看看王公公什么时候有时间帮我把这事办了。等改日得空了,再跟二位长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虞风和苏虞陆也来不及拦他,就见一人一狗一马,风一般消失于长街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兄弟两人,面面相觑,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一个时辰,苏家上下都知道了一件惊掉眼珠子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姑爷谢时衍为了挽回苏虞意的心,竟被刺激得要去找王公公净身,以证清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府中的丫鬟婆子,无不感叹谢时衍对苏虞意的用情至深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很快传到了栖香阁。

        藏冬是个藏不住事的,在外头听了这消息,慌里慌张就跑进了房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已经点上了油灯,苏虞意正在灯下翻看着今年时兴绣样,打算绣两条帕子,送给娘亲和两个嫂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苏虞意还神色倦懒,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听着藏冬上气不接下气的把事情说完后,苏虞意一双柳眉,不知不觉就蹙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手中绣样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说是姑爷在府门外,亲口告诉大爷和二爷的,做不得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拂秋,亦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见苏虞意不言语,小心翼翼开口,“小姐,奴婢斗胆说一句,会不会你今天那话,把姑爷的心给伤透了,他才会如此自暴自弃?”